第二是同一个人经济文化外交上的左右立场不一定一样。他们在美国政治里挂钩在一起可以说是南方策略的直接结果。经济上嚷嚷着要对下一代负责穷人要福利会毁掉经济的人却大把在军事警务撒钱的人其实很多。直接套个公式就开始论证因为大政府/小政府好所以自己如何正确,至少是不够自洽。2/2

中文圈左右派讨论有两个让我很难看下去的点,第一是保守/改革和小政府/大政府并不一定是同义词,如果你真的相信小政府,你也应该反对政府伸手保护“传统”,凭什么公权力要规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应该依靠自由竞争建立共识才对。 1/2

Rant: if you want me to write 16 different pattern matchings and 5 extractors just because the correct solution might touch "an important class and can be hard to maintain going forward", Fine. But please don't tell me this is a "more elegant" solution or your have an "obsession with code cleanliness. "

有评论说Kennedy退休之后,Roberts/Gorsuch/Kavanaugh三个人在判决上越来越摇摆。这种摇摆是他们为了有意抵消保守派的人数优势,避免最高法院失去公信力,还是仅仅是大多数大法官随着任职时间的增长越来越偏向自由派的趋势的体现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美国最高法院判决Trump取消DACA(保护未成年无身份移民)不合法,Roberts加入了Liberal side而且撰写了多数意见,5-4。

可以用几个问题来检验观点的一致性,蛋糕店主拒绝给lgbt服务,是蛋糕店主的自由还是歧视?私人俱乐部的老板有没有权利选择谁是受欢迎的客人?福克斯电视台的节目明显偏右翼,是不是侵犯了别人的言论自由?6/

这也牵扯到垄断问题。公司迎合市场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如果一家公司迎合市场做出下架决定,乃至内部代码的改名居然已经到了发动文革的程度,问题是它太“政治正确”,还是竞争太少,以至于它拥有了过于广泛的权利?解决之道到底是允许不同价值观的平台存在,还是强制公司不能做价值观选择?5/

一种观点是这种运动侵犯言论自由,隐含的意思是不管哪样的实体要改变一点现状就是打压异己不容许别人的声音。我的看法是要区分公域和私域,要区分“限制发表”和“不扩大影响/reach”。比如说政府未必应该限制种族主义言论,但是这不意味着政府不应该重新思考自己的用词是否得当,是否适应当下。 4/

所以当然要保留文化传统,但是对文化传统有适当的,符合现代背景的认识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特别是这些传统在当下还是社会冲突的焦点。传统也不是越多越好,女德班弟子规这样的传统还是少点的好,德国人也没有对希特勒的时代温情脉脉。3/

讲这个大概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飘的种族主义倾向其实并不是什么白左政治正确的新发明,对这类作品的相关背景进行注释也是出版界的惯例。第二个是那个时候的我的历史背景真的看不懂这样的作品,理解不了作品是如何扭曲历史背景的,但是我至少记住了注释,说明编者这样的努力并不是完全无用功。2/

我最早看飘是傅东华的归化译本,当时很小,小学低年级吧,就是好奇。那个版本前言还是序里面有一段讨论飘的精华与糟粕的部分,讲到对独立女性的歌颂和对南方的同情之间的矛盾和如何评价这部作品。那时候太小,看不懂历史背景,但是记住了这段话。1/

所以“解散警察”的口号其实代表着很多种不同的警察改革意见,更多的是对重塑警民关系和治安管理的一种呼吁 - 被视作样本的新泽西的Camden几年前解散了警察局,重新成立了新的警察部门。他们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雇不起更多的警察 - 新警局用更低的工资雇佣了更多的警察,加强了执法训练和管理,使用了执法摄像头,结果整座城市的犯罪有较为明显的改善。

最后,解散警察或是取消拨款的口号支持率并不高,民主党支持率大约20%,共和党和独立选民的支持率大约5% - 10%。(2/2)

最近的抗议捧红了“解散警察”和“取消警察拨款”的口号,引起了一些惊讶。然而这个口号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可理喻,更多的是对根深蒂固的警察问题的一种反应:美国很多城市常年花费市政预算的三成以上在警力预算上。而这些钱有相当一部分花在了给警察装备昂贵的军事装备和昂贵的加班补助上。而警察局也承担了很多本来不属于维护治安的职责:流浪人口,精神病人,药物滥用,家庭暴力。另一方面,警察系统内部的文化也堪忧:75岁的和平抗议者在Buffalo被警察推倒后,整个部门的警察辞职抗议对当事警察的处理决定,各地的警察在处理示威的时候展示出的对抗情绪和过分武力也不胜枚举。“取消拨款”的意见就指向这样的问题:这样的支出是否有必要,是否有效?把所有的预算都花在雇佣更多的警察,更好的装备,而非花在帮助贫困社区,投资教育和精神健康,乃至训练警察如何避免冲突上,是否能真的有效维护社区的安全?(1/2)

跪下这个动作在BLM语境里是有特殊含义的,是一种对失去生命的敬重和承认。先在升国旗跪下的也是黑人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其他族裔使用这个姿势表示对这个运动的认同,迅速被解释成“下跪道歉”也是让人很无奈。

Re: Chinese visa ban - I thought it was self-evident that everyone is an equal identity, that innocent should be assumed until proven otherwise, that discriminating people based on their identity is wrong.

Show more
Cats on hoppinglife.com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